烧饼大侠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2 09:17

  洛阳城有个卖烧饼的,姓杜名三瓜,烙得一手好烧饼。前一段时间,洛阳城治安出现恶化趋势,盗贼在夜里频频出现在大街小巷,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也不知从哪天夜里起,一位武功盖世的蒙面大侠横空出世,让人们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夺命暗器,几乎每个盗贼咽喉处都插着一只烧饼。

  杜三瓜已经声明无数次,他不会武功,更不是那个烧饼大侠。但大家认定了杜三瓜就是烧饼大侠,不说别的,就说杜三瓜烙烧饼,一人面对三个火炉,不慌不忙,手起手落十几分钟工夫,案板上就堆满了刚烙好的烧饼,色泽形状都是一样,少说也有几百只。这么快的身手,普通人能行吗?

  话说这一天上午,杜三瓜的烧饼店座无虚席,不得不在店门口也支起了桌子。“杜老板,我买五只烧饼。”那声音婉转动听入耳即化。杜三瓜一抬头,只见一主一仆两个绝色姑娘站在他的面前。那个丫环,杜三瓜认识,是城东柳员外家的丫环翠儿,她家小姐柳烟很喜欢吃他烙的烧饼,经常吩咐翠儿来买。

  “我家小姐听说了你的大名,今天特地出闺房一睹你的尊容。”翠儿的一席话,说得柳烟杏眼含春脸色桃红。杜三瓜看呆了,手拿着五只烧饼,竟忘了递到翠儿手里。“瞧你那个色样,还像个大侠吗?”翠儿掩嘴一笑,随手夺过烧饼,主仆二人转身急急离去。

  随即,一阵嘈杂声从前面传来,紧接着人群纷纷向四周散开。杜三瓜举目一望,坏了,柳烟主仆二人被几个人拦住了去路,为首的那个贼眉鼠眼的绔纨公子,就是洛阳城刺史唯一的儿子李承晚。李承晚好色成性,不知多少黄花姑娘着了他的毒手。

  李刺史是封疆大吏,洛阳城最大的官,他的儿子谁人敢惹?当下,众人远远围观着,无不为柳烟主仆二人捏着一把汗。就见李承晚挥了挥手,家丁们立即如狼似虎般地朝柳烟主仆二人扑去。

  “救命啊,救命!”柳烟杏眼含露,万般期盼地朝杜三瓜望来。杜三瓜浑身血液“腾”地一下全涌入脑门。“住手!”他高叫一声,迈开大步,三下两下就挡到了柳烟主仆二人面前。

  整个街面一下子安静下来,“你们傻站在那里干什么,把这个卖烧饼的,给我往死里打。”李承晚恼羞成怒。众家丁一拥而上,和杜三瓜打在一起。杜三瓜看上去是高大威猛,但没一会儿就被几个家丁打倒在地。就在这时,李承晚突然惨叫一声,倒在地上,他的右腿膝盖处有一只烧饼深深嵌在里面,血都染红了半个烧饼,今后这李承晚的右腿算是残废了。

  众家丁连忙收手,抬着嗷嗷直叫的李承晚,灰溜溜地跑了。“烧饼大侠,烧饼大侠,不到关键不出手!”人们一拥而上,抬起杜三瓜,兴奋地一连向空中抛着。“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终身不忘。”柳烟上前深施一礼说道,“那李承晚定不会善罢甘休,杜公子还是避避风头出去躲藏一阵再说。”

  “多谢小姐提醒。”杜三瓜虽说只是个卖烧饼的,但也读过一些圣贤之书,连忙还了一礼,“大家都认为我是烧饼大侠,把匡复正义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我如一逃,岂不让大家寒心?”柳烟点点头,眼露敬佩之色。

  柳烟主仆二人走后,杜三瓜又支起铺子卖起烧饼来。

  当天夜里,一帮差役砸破店门,冲进店里,把他抓进了大牢。经过几天草草审讯,杜三瓜被判了个秋后问斩。杜三瓜在牢里听一个同情他的狱卒说,为免夜长梦多,李刺史已暗中指使知府大人,三天后就把他处斩。“这还有王法吗?”杜三瓜仰天长叹。

  三天后的早晨,随着“哐当”一声响,牢门被打开了,两个佩刀的差役走了进来。“杜三瓜,起来,起来!”他们伸脚朝杜三瓜身上踢了踢。杜三瓜知道今天是行刑的日子,掸了掸身上泥土,站起身毫无畏惧地跟着两个差役后面,走出了牢门。

  两名差役除掉了杜三瓜身上的枷锁,说道:“你可以走了。”杜三瓜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时愣住了。“是柳烟姑娘救了你,她答应明天嫁给李公子。”一个差役说道。因为他,柳烟就要被那个比豺狼还坏的李承晚蹂躏,一想到这些,杜三瓜就心如刀绞,恨不得把李承晚撕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