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叔公的金烟斗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2 09:23

  大叔公与二叔公作古之后,三叔公成为宗亲中的老大,全村千余口人,惟他独尊。这些年,早年丧妻、年过七旬的三叔公有了不足为外人道的烦恼,烦恼来自四个儿子的不孝。
  
  三叔公的四个儿子早已成家立业,老大在镇政府当计生干部,老二在学校教书育人,老三是个包工头,老四在镇上开了一家理发店,一个个混得不错,可他们全都娶了媳妇忘了爹,只顾自己的小家,每个人都建有一幢小洋房,但谁也不愿意和三叔公住在一起,担心三叔公将来过世后,“弄脏”自己的洋房,留下晦气,可怜三叔公一个人住在瓦片遮头、四壁透光的老屋——土屋里,孤孤单单地过活,四个儿子总算良心未泯,每个月甩给他一两百元作为伙食钱。
  
  其实,三叔公并不在乎儿子们的钱,他还能下地干农活,暂时可以自给自足,只在乎和儿孙们住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可这是怎样的奢望呀。
  
  所有宗亲都为三叔公呜不平,一齐奉劝三叔公的儿子们不要让老人孤独终老,万一哪天老人突发急病,没办法或来不及通知儿子们,怎么办?可他们谁也听不进去。
  
  村里有个叫阿财的小伙子在北京经营酒楼,这几年发了大财,颈上缠着一条比牛绳还粗的金项链,当他第一次开着那辆价值一百多万的宝马车荣归故里时,轰动全村。得知三叔公的遭遇后,他也劝过三叔公的儿子们,同样没有奏效。
  
  这一年过年的时候,三叔公像往年一样,照例一个人过春节,孤凄无比。大年初一,阿财像往年那样,给村里六十岁以上的老人拜年、派利是。这一回,他给三叔派了五百元利是,同时送给他一个古色古香、黄澄澄的金烟斗,他告诉三叔公,这是他从北京一个古玩市场买来的文物,据说是当年一个外国使者送给康熙皇帝的见面礼,随着一代王朝的没落,金烟斗被盗,流落民间。阿财得知烟斗的来历后,二话不说,以不菲的价钱买下来,打算送给本村最尊贵的长辈——三叔公。三叔公感动得老泪纵横,慨叹说阿财比自己的亲儿子还亲。有人好奇地追问金烟斗到底值多少钱,阿财举起六个指头,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十万?”阿财微微一笑,既不摇头,也不点头。
  
  很快,三叔公收到阿财大礼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传遍全村。老大第一个赶来,把三叔公请到自己家里,好酒好肉侍候,热情无比,然后问三叔公百年之后如何处理金烟斗,三叔公想了想说:“谁对我最有孝心,便送给谁!”
  
  这时,二儿子追上门来了,要三叔公搬去他家住。老大不让,老二火了:“我也是阿爸的儿子,阿爸我也有份,你凭什么不让他去我家住?”正扰嚷间,三儿子和四儿子也随后赶到,同样抢着要把三叔公接到自己家里去住。最终商定,三叔公轮流到四个儿子家里吃住,轮到谁家,就在谁家住一个星期,将来老人家不幸在谁家因病去世或无疾而终,谁将获得金烟斗的一半价值作为补偿,另一半由其他三兄弟平分。
  
  从此,从早到晚,暖暖的亲情都包围着三叔公,幸福和满足感写在他的脸上。
  
  五年后的一天,三叔公住在老二家时,突然晕倒,被诊断出患了肝癌,已到晚期,去日无多。弥留之际,四个儿子眼中噙着悲伤的泪水,围在三叔公的病榻前,三叔公抖抖瑟瑟地从怀里掏出金烟斗,嘴巴翕动了半天才说:“乖……乖孩子,谢谢你们这几年对老爸的照顾,现在,我宣布……宣布……”突然一口痰上不来,两腿一蹬,就此闭上了眼睛。
  
  三叔公入土为安当日,阿财闻讯赶回来奔丧,对着三叔公的灵柩长跪不起,一边磕头,一边啜泣着说:“叔公,对不起,其实,侄孙我当初送给你的烟斗不是什么金烟斗,更不是什么文物,而是我从地摊上买来的纯铜制造的普通烟斗,当初说是皇帝用过的文物,只是为了逗你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