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神教子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2 09:23

  儿子小仓到镇上买砌房子用的砖头砂石钢材去了,谁知这一去就是一天一夜,连个信也没有,打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想想小仓身上揣着整整三万块钱,老仓吓得心惊肉跳的,做了一夜恶梦,一大早起来正眼泡虚肿地发愣,院门“咯吱”一响,抬头一看,小仓回来了!
  
  老仓像被点着了信子的炮仗一下子跳起老高,唾沫乱飞地骂道:“你这个兔崽子,一天一夜不回家死哪疯去了?害得老子觉都没睡好,你差点把老子急死了知道不知道?”
  
  老仓忽然住了口,他惊讶地看到小仓脸色比雪还要白,整个身子摇摇晃晃的,一双眼睛更是布满了血丝,就好象生了场大病似的,然后听到小仓气若游丝地说道:“爸,我完了,全完了,我把三万块钱全输了,输得一分不剩,手机也输了,爸,你打死我吧!”小仓说到最后双手抱头蹲下,放声大哭起来。
  
  那些钱可是爷儿俩一个汗珠摔八瓣儿挣来的血汗钱,还指望房子盖好了娶亲哩,现在倒好……老仓头上就像炸响了个惊天大雷,一时血气上涌眼前发黑,差点栽下去,好容易扶着桌子立稳了,哑着嗓子暴吼一声:“我打死你这个不学好的畜生!”
  
  小仓只顾伤心大哭,避也不避,老仓眼睛瞪圆了一挥手,“啪”的一声脆响,小仓本能地一惊,身上却不疼,却是抽在了爸自个脸上,只听得老仓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抽自个的脸:“报应啊,这都是报应啊!”
  
  老仓沟壑交错的老脸上很快显出了红肿的指印,不过只有两道,原来老仓右手只有拇指和食指两根指头了,看上去又怪异又可怖。
  
  小仓抱着老子的手不让他抽了,爷儿俩哭了一气渐渐平静下来,老仓擦擦眼泪问道:“儿子,你都跟哪些人赌的?玩的是什么花样?”
  
  小仓胆怯地说:“跟滚刀肉、锥子、蜈蚣他们,玩的是掷骰子。”
  
  老仓长叹一声:“你跟他们赌,那还不是送钱给他们?你啊你,难道就没听说过他们的手段吗?当时就怎么昏了头?”
  
  小仓眼内都要滴血了,说:“才开始说是小来来的,谁知越输越多,越是输得多就越想翻本,到最后也不知怎的赌红了眼,然后,一呼啦的就全输光了……”
  
  老仓摇摇头,喃喃地说:“赌徒都是这么想的。”说着起身进了房,再出来时手里握着厚厚两大叠钱,说,“这是家里最后两万块钱,原准备房子盖好后给你娶媳妇用的,现在用不着了,房子没了,还能娶到媳妇吗?儿子,带我找他们——继续赌!”
  
  小仓像给钢针戳了一下,惊跳起来,说:“爸,不能这样啊,你从没赌过钱,跟他们赌肯定是输定了,这钱要是再输了,我们、我们还能活吗?”
  
  老仓兜头大喝道:“你能输我就不能输吗?不活就不活,反正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索性输个痛快,然后爷儿俩一起喝农药死去!”
  
  老仓说着掉头就直奔村北的破窑而去,他知道那是滚刀肉他们固定的赌窝,小仓吓得魂都没了,想喊又不敢喊,只得在后面跌跌撞撞地跟着。
  
  老仓进了破窑时滚刀肉哥仨还赌着,巧得很,刚好又有一个人输光了,一脸失魂落魄地退下来让出位子。只见滚刀肉哥仨脸上乌青,像人又像鬼,那是长时间熬夜的结果,眼里却闪着绿光,那是赢了大钱后狂热的光。
  
  老仓把两沓子钱重重拍在桌子上,说:“敢玩不敢玩?我输了拍屁股滚蛋,绝无二话!”
  
  那三人对视一眼,心想有钱不赚当我们是傻子啊,这可是你送上门的,当即异口同声地说:“那就陪老叔玩玩呗!”这时小仓跟了进来,远远地看着,心如刀割。
  
  还是掷骰子,一只海碗里一把见输赢,破窑里随即响起四个人大呼小叫的吆喝声:“通吃”、“豹子”、“四五大六”,叫声疯狂极了。
  
  小仓提心吊胆地看着,越看越心惊,到最后一颗心差点就炸碎了,不大的功夫他老子面子的钱就薄了许多,再看老子,浑身是劲双眼放光,右手仅剩的两根指头神经质地跳着。他想开口劝爸,可赌桌上的人是听不进任何劝告的,再说,自个有脸劝爸吗?
  
  可小仓还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喊道:“爸、爸,咱不玩了好不好?真的不能玩了啊……”
  
  却见老仓头也不回,一抬腿,“咚”的一声把小仓踢了个四爪朝天,老仓咬牙切齿地骂道:“你这个丧门星,老子正要转手气,你这一嚎恐怕又没了,要嚎丧外头嚎去!”又对滚刀肉他们说,“小来来不过瘾了,这样好了,现在1000块一把,索性来个痛快,敢不敢?”
  
  超长时间的鏖战使得滚刀肉他们倦极了,只想早些把老仓的钱赢干净了,回家搂着钞票睡大觉去,现在一听这话眼都笑细了,说:“还是老叔痛快,就这样!”于是四个人每人押上1000块,老仓先掷,他用两根手指捏起骰子掂了掂,大叫一声:“起!”
  
  一旁心如死灰的小仓忽然有个奇怪的感觉:爸眼内疯狂的样子没了,原本神经质一样跳动不停的两根手指也不抖了,相反的,稳定得很,更熟练得很,然后滚刀肉他们一起发出一声惊叫:“豹子!”
  
  所谓豹子就是三只骰子点数一样,只要庄家掷出豹子,其余三家就不用掷了,认输。
  
  于是四个人又各押上1000块,掷骰子的规矩是赢家继续掷,再见老仓,依旧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吼:“四五大六!”
  
  小仓的一双牛眼都快睁破眼眶了,只见那三只骰子在海碗里滴溜溜地飞旋,就是不停下来,滚刀肉哥仨更是张大了三张大嘴在看,老仓却还有心情点上一根烟。小仓忽然想到应该在心里祷告一声“阿弥陀佛”的,念头刚出,滚刀肉他们又是一声哀叹,小仓一看,三只骰子真个是四五六,通吃!
  
  赌场上的时间分外快,却都是老仓一人在表演,因为他把把通吃,再看他面前,满满一堆钱了。忽听得老仓一声叫:“好了,我们爷儿俩的五万块钱全回来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不来了,儿子,收钱回家!”
  
  小仓梦游似地上前收起钱,命根子失而复得,他的一双手哆嗦得不成样子,正要走,滚刀肉开口了:“不行,照赌场规矩,只要还有钱就得赌下去,老仓,你不能走!”
  
  锥子、蜈蚣也一起发声不让走,到嘴的肥鸭子飞了,三双眼齐刷刷地红了。小仓吓了一跳,老仓却慢慢掉转身,冷哼一声,说:“你们这三个死东西,还看不出来吗,我要你们输到晚就决不会让你们赢一把的。”说着那两根指头灵蛇一样地捏起骰子,随随便便一扔,说,“三个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