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珍珠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18 19:20

19 世纪末墨西哥加利福尼亚海湾一带就有魟鱼作恶的传说。

拉蒙是个12 岁的男孩,他从小就听老人们讲过“恶魔魟鱼”的故事。传说中,恶魔魟鱼比停在海港里最大的船还大,它的每一只牙齿都像一把锋利的砍刀,咬断人的骨头,比咬断几根牙签还容易。

拉蒙的父亲勃拉斯·赛拉查,是佛密令海一带最出名的珍珠商。在拉蒙生日的那一天,父亲让他加入寻找珍珠的行列,并将一块写有“赛拉查父子珍珠行”的招牌钉在办公室门上,又教他怎样正确使用天平,怎样辨别珍珠的优劣。这是拉蒙有生以来最快活的一天,他盼着马上能跟船出海采珠。

到了八月的一个炎热的下午,勃拉斯前来考察儿子对珍珠的认识。他看见男孩已经能正确挑选出上品的珍珠,又在办公桌下放着一只装有短裤、背心和短刀的包袱,知道他已下定出海采珠的决心,就同意他跟船出发。

采珠船队共有五条船,每条船上有四、五个人。拉蒙乘坐的“圣泰莱莎号”,除了他们父子俩,还有一个印第安人和一个名叫路易斯的青年。

路易斯是一个多月前到这里来的,他长得结实高大,又英俊,但嘴角总暗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他自称是潜水大王,还说自己一定能采到全世界最珍贵的珍珠。

拂晓时分,船队到达了采珠场。父亲只允许拉蒙在船上往上拉装满珍珠贝的篮子。路易斯嘲笑他说:“孩子只配跟绳子打交 道,在家里跳绳子,在船上拉绳子!”说完,他“扑通”跳下海,一次又一次将蚌贝装满篮子。

路易斯确实能干,他一人干了三个人的活。“圣泰莱莎号”船装满了,他又到别的船帮忙。天黑之前,五条船都装满了,他又坐到拉蒙身边,谈起他在波斯湾发现大珍珠的事。他说:“那颗珍珠有拳头大,卖得的钱几乎能盖一座皇宫,可惜,我把钱都丢在赌场里了!”拉蒙虽然觉得他有点儿吹牛,但听着听着脑海里渐渐形成一个美丽的幻景:他自己潜到海底,打开一只巨大的贝壳,取出一颗熠熠闪光的珍珠..正在这时,路易斯突然大叫道:“魟鱼,恶魔魟鱼!”人们一齐朝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儿果然有一个银白色的影子在游弋,样子非常可怕,就像一只张开巨大翅膀的白色偏幅。拉蒙的父亲摇摇头,肯定他说:“那不是恶魔魟鱼,恶魔魟鱼比这鱼大一倍。”等大家平静下来后,父亲悄悄对拉蒙说:“除了佛密令海,路易斯哪儿也没去过。你别相信他在波斯湾的奇遇。不过,他倒确实为了争夺珍珠,跟人争斗时出过人命案子。”拉蒙点点头,说:“我会防着他的。”四天后,一个名叫罗尚的渔民来出卖珍珠。他带来的是一颗黑珍珠。勃拉斯嫌它小,出的价钱并不高,拉蒙却用比父亲高出五十比索的价钱买了下来。不过,他对罗尚说:“你得带我到你往的那个礁湖去,我想看看,哪种蚌里会出产黑珍珠。”其实,拉蒙的真正目的,是要寻找特大的黑珍珠,好让喜欢吹牛的路易斯大吃一惊。

当他们到达礁湖入口处时,已接近黎明。船穿过一个石洞,进入一条夹在两个岬角之间的蛇形水道,这儿地形非常险峻。渐渐地,水道开阔起来,船终于进入了一个椭圆形的大礁湖。罗尚慢吞吞地将独木舟划过礁湖,上岸时,才小声他说:“这儿一直没人来,只怕恶魔魟鱼就住在礁湖底里。我在采珠时,发现有一个大洞,除了恶魔魟鱼,还有谁会住在哪里面呢?”拉蒙点点头,说:“正因为恶魔魟鱼住在这里,你才能采到谁也没采到过的黑珍珠呀!”连续三天,罗尚陪着拉蒙潜水采珠,他们的踪迹越来越接近那个大洞。

第四天,罗尚借口剖蚌时割破了手,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向前寻找珍珠蚌了,拉蒙划着船,独自前往礁湖。

果然,他在水底断续行走了一小时后,那个特大的魟鱼洞被发现了。大洞陰森森的,不断有寒流从里边涌出来。但是,就在那个恐怖的魟鱼洞口,有几只拉蒙从未见过的大蚌。

拉蒙挑选了最大的一个,拔出刀想剖开它的蚌壳,但刀像撬在岩石缝里一样,怎么也用不上劲,相反,他的手却被弄出血来了。他浮上去休息了一阵,决定将大蚌壳挖出来带回去。接着,他连续潜水六次,眼睛也被海盐刺激得迷迷糊糊的,才好不容易用刀将大蚌跟礁石分离开来。他取出绳子,将大蚌拉上水面,缚在船尾,划着小船回去了。

罗尚就站在湖对岸的树丛里,他的眼睛睁大得像铜镜似的,说什么也不肯让拉蒙搭一下手。他咕哝着说:“你偷了恶魔魟鱼的东西,它会来报复的!” 当然,他更不肯将砍刀借给拉蒙了。但是,拉蒙还是用石头砸、用刀撬的方法,打开了那只巨蚌。

蚌肉外层有三颗豌豆大的黑珍珠。拉蒙将刀插进厚厚的蚌肉,顺势一剜,竟掏出一颗硕大的黑珍珠来,握在手里,正好满满一把。他快活地叫道:“神珠,我采到神珠了!”但是,罗尚简直吓坏了,他直捂拉蒙的嘴,还说:“你快去吧,我一刻也不能留你了!你知道吗?恶魔魟鱼甚至会追上岸,一口将房子吞下去!”拉蒙千方百计安慰他,但罗尚浑身颤抖,把拉蒙撵上小船,发疯似地划起桨来,他不住回头张望,嘴里还祷告着说:“原谅这个孩子,他不是有心要来偷你的珍珠的,他只是想炫耀炫耀,我会叫他还给你..”恐怖的气氛影响了拉蒙,他也有点担心恶魔魟鱼会追赶上来了。正在两人战战兢兢时,独木舟前传来了一声雷呜般的巨响,没等他们弄清是否触礁,独木舟已经折断了。

拉蒙捂住衬衫口袋里的珍珠,游到岸上。罗尚也上了岸,他叫喊道:“恶魔魟鱼咬断了船,快将黑珍珠扔给它吧!”拉蒙双手捂住口袋,说什么也不肯。他跳到一边,叫道:“不!我是冒着生命危险采来的,我不会把它拱手交 给恶魔!”不到天亮,拉蒙赶回了珍珠行,将黑珍珠放上天平,称出黑珍珠重62.3 克拉,这是一颗少有的神珠!

拉蒙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但消息不胫而走,人们围聚在门外,都想看看这颗神珠,很快,道路都被这些好奇的人堵塞了。

下午二点,父亲带领船队回来了。他用快刀小心剔除了大珍珠上的一点白色瑕疵,这时,黑珍珠更显得光芒四射了。

很快,城里的另外四家珍珠行的老板一起来到拉蒙家,想联合买下这颗大黑珍珠。勃拉斯先生开价2 万比索,但他们只肯给一万,后来又慢慢升到一万五千二百五十比索。拉蒙的母亲向大夫做了个手势,要他答应这个价钱,她想用这笔钱买一辆红色马车,再配上四匹白马。但这时,勃拉斯已在讨价还价中厌倦了,他对拉蒙说:“去把加拉德神父请来,我要将神珠献给海上圣母玛利亚,她会永生永世保佑赛拉查父子珍珠行的!”五天以后,加拉德神父为父子俩举办了献珠庆祝仪式。人们抬着海上圣母像,在城里载歌载舞尽情欢庆。最后,人们又将圣母像抬到海边,跪下来祈求圣母保佑赛拉查船队。

这时,路易斯找到拉蒙,对他说:“我在波斯湾找到的那颗,比你的这颗黑珍珠还重十多克拉,它还是五彩的呢!”拉蒙微笑着点点头,他对路易斯的吹牛已经不在乎了。

黑珍珠被安放在海上圣母玛利亚的手里,去教堂的人都要踮起脚,看一眼这颗稀世珍宝。这时,拉蒙的母亲也觉得,这样做比购买马车更有价值。

几天后的早晨,风和日丽,勃拉斯又带领船队出发去海上采珠了。但是,傍晚却刮起大风。风暴到夭亮才渐渐平息。人们忧心忡忡,赶到了海边,加拉德神父也跑来了,他满怀信心地说:“船队很快就会进港的,大家回去准备食物吧。”但是,一天过去了,夕陽西下时,远方才驶来一条独木船,那是孤独的罗尚。他带来消息说,风暴已将赛拉查船队吞没了。不久,有个人跌跌撞撞地爬上沙滩,立刻就瘫倒在那里。大家仔细一看,那人竟是路易斯,他是三十二个遇难者中唯一生还的人。

风暴过后的第四天,人们在教堂里为死者举行哀悼仪式。路易斯大声说:“黑珍珠不会带来好运,干脆将它砸碎了吧!”拉蒙含着眼泪,觉得路易斯的话不无道理,他甚至后悔自己不该冒险从魟鱼洞口采来这颗大珍珠。晚上,他悄悄进入教堂,从海上圣母的手里取回黑珍珠,驾船朝恶魔魟鱼住的礁湖划去。

月亮升了起来,慢慢的又落了下去。将近拂晓,海上升起了浓雾,拉蒙好不容易把船划进蛇形水道,突然,背后有人喊道:“拉蒙,我是路易斯!

别干傻事,快将黑珍珠给我!”原来,路易斯发现拉蒙拿了神珠,就一直跟着他。拉蒙迅速从口袋里掏出黑珍珠,一扬手,将它扔下水。路易斯却立刻朝珍珠人水的地方一头跳下去,过了好久,他竟在拉蒙的船边冒了出来,笑嘻嘻他说:“你瞧,神珠在我手里了!”拉蒙扭过头,不想看他。没想到,路易斯上了自己的船后,竟跳过来,将男孩一把抱了过去。拉蒙边挣扎边叫道:“你要干什么?黑珍珠到手了,还想怎么样?”路易斯哈哈大笑,说:“跟我到圭麦斯去一趟,我想用赛拉斯父子珍珠行的名义,将这宝贝卖个好价钱!”拉蒙没法摆脱身材高大的路易斯,只得跟他一起划起桨来。船行驶了整整一天,半夜前后,有种古怪的撞击声将拉蒙从梦中惊醒。月光下,他看见有一条巨大的魟鱼紧挨着木船,似乎随时要将船上的两个人吞下去。拉蒙叫醒了路易斯,对他说:“准是恶魔魟鱼来讨债了,咱们将珍珠还给它吧。”路易斯摇摇头,拿起鱼叉,猛地扔了过去,鱼叉刺空了,但魟鱼也不见了。不过,到了白天,他们发现那条魟鱼仍跟着小船,游动的圈子越来越小,弄得小船剧烈地摇晃起来。

路易斯也有点紧张了,他将小船划到一个被人叫做死岛的岛上,想等魟鱼游开后再说,但岛上的土著发现了他们,带着弓箭前来拼命,他们只得又跳上船朝海里划去。

这时,魟鱼又在船边出现了,路易斯回过头来,对拉蒙说:“你父亲被风暴吞没,是因为他太相信上苍会替他撑腰,与魟鱼毫无关系了。海里的魟鱼很多,它们只是把咱们作为捕食的目标,不理会你父亲那番善心的。我一定要杀死它!”当魟鱼又一次靠近时,路易斯投出了带绳的鱼叉,扎在了魟鱼两个铺开的大鳍中间。

魟鱼疼极了,像飞似的跳跃起来,小船也跟着在海里飞起又落下,然后一直被绷紧的绳子拉着朝前飞跑。

魟鱼朝东游了一程后,又掉头朝西游,一上午都绕着死岛游来游去。

中午时分,路易斯沉不住气了,他将黑珍珠塞到拉蒙的衬衫口袋里,又在外面用别针别好,对他说:“那个恶魔把我的鱼叉当作一根小刺,我得去结果了它!如果有什么意外,随你怎么去处置这颗黑珍珠,只是别把它扔到海里!”这时,拉蒙从路易斯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种他还弄不懂的东西,他点点头,任路易斯的大手将他的脑袋摸个遍。

路易斯开始一点一点往回拉绳子,小船渐渐靠近魟鱼。当小船和魟鱼只有一步之遥时,路易斯转身吻了吻拉蒙的额头,拔出腰刀,纵身一跃,准确地落到魟鱼宽大扁平的背上。他一手扶住鱼叉,一手举刀,用尽全力,将刀狠狠插进鱼脖。

魟鱼浑身一震颤,“哗”地跃出水面,又“轰隆”落了下去。这时,路易斯又准确地刺出第二刀、第三刀。江 鱼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呻吟声,尾巴抽打着海水,背鳍竖起来,像要想把路易斯扣下水去。

路易斯高兴地大叫道:“我刺中它的心脏了!它再也没法威胁咱们了!”拉蒙立刻也喊起来说:“你快跳回来吧,别作出错误判断!”路易斯像喝醉酒似的,满脸通红,他摇摇头说:“这种事,一辈子能碰上几次呢?我要跟它较量下去!”突然,受到重创的魟鱼向水里钻去,绳子发出咔咔的断裂声,小船像箭似的射出去,物品全翻到海里。

拉蒙抓紧船沿,瞪大眼睛,凝视着水下面的路易斯,只见他双膝跪着,双手抓住鱼叉,想将叉钩扎得更深一些。突然,连着船体的绳头断了,绳子反弹过去,旋转着缠住了路易斯,拉蒙失声大叫起来:“路易斯,别跟它较量了!..”但是,他没有听见路易斯的回答。路易斯仍是双手握着鱼叉,一动不动,跟他的对手一起向海底沉下去了。

当拉蒙经历了十几小时的航程,回到城里时,全城人仍在睡梦之中。他爬进教堂,将那颗硕大的黑珍珠放进海上圣母玛利亚的手中,又使劲地敲响了大铜钟。

在钟声的袅袅余音里,他想起了父亲,想起了路易斯,想起了周围的人,他觉得,自己突然长大了。

(方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