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底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18 19:00

从我房间的陽台可以看到一片不大的湖泊。

夏天时候,这个不大的湖总是很臭,而且天一黑下来,湖边总是有很多的蚊子,又大又黑,咬人很疼,有些蚊子,甚至能飞到我住的四楼。

我讨厌这个湖。

除非到了冬天。

天气变冷之后,湖上结了厚冰,再下一点雪,无论是走在上面,还是远远看过去,都很舒服。

尤其是夜雪之后的早晨,小湖的冰面上一片无暇的白,每每这时,我都是早早起来,去湖上留一串自己的足迹。有时还会踩出一个很大的爱心形状,为了家里的茜起床时能从窗口看到。

还好,我平衡能力不错,在有雪的冰面上踩字从未滑倒过。

随着春节的结束,天气开始转暖了,残雪在逐渐的消融,湖面上原本富有诗意的各种脚印也渐渐化成了肮脏的疤痕。

看来湖面上的冰将再也无法承受我的冰上漫步了,这门季节性的行为艺术就要结束了。

我站在窗边,看着小湖,心里多少有些惋惜。

一天早晨,我比身边的茜先醒了,发觉自己露在被子外的胳膊被冻得冰凉,昨晚为了方便,没穿睡衣。

“今天房间里的温度怎么会这么低?”

我披上睡袍,拉开窗帘, 此刻太陽尚未出来, 外面已经是个冷白的世界。

原来昨晚下雪了!

窗外小湖上,之前的痕迹已经被抹平了,湖面上现在又是一片无暇的白。

这场突如其来的雪让我很意外,本以为冰上漫步的日子已经结束了。

看来我今天又可以去冰上一行了,顺便还能给睡梦中的茜一个白色的惊喜。

穿上大衣,我走出家门,奔向雪封的小湖。湖边一个脚印都没有,看来我确实起得够早。

深吸一口早晨冷冽的空气,我在小湖上留下了它雪后的第一个脚印。

小心是没错的,我脚步很轻的在冰面上走着,边走边探着冰面的结实程度。

并没有听到冰面的咯吱声,应该很安全。

很难说这种突如其来的寒冷可以维持多久,很难说这个小湖的冰面能否在几天之后再次承受我的脚步。

我在冰上走了很久,为了茜醒来时可以看到一行宏伟的雪上情话。

正在我要转身,踩下大写字母L的拐点时,我踢到了一个东西。

感觉上是一个高出冰面几厘米的东西,应该不是石头。

我用脚扫开雪、写完字母L的同时,看清了这个东西。

原来这是一双鞋的鞋底,从上面清晰的纹路上看,这是一只还很新的灰色运动鞋,鞋的五分之四都被冻在冰里,露出冰面的,只是几厘米的鞋底。

我把自己的脚踩在这只鞋底上,大小相差无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只底朝上的灰鞋貌似一款限量版的NIKE,肯定不是小孩们玩耍时丢失的。

为什么会有人把一只还很新的NIKE鞋丢在这里呢?

真不知道这只鞋的主人在想些什么?

但我已经没空想了,还要赶在茜起床之前把这句情话写完呢。

那天早晨,我和茜上班都迟到了,俩人在家里多运动了一会儿

第二天早晨,拉开窗帘,看着已经满是脚印的冰面,我心里感叹,原来喜欢在雪上留脚印的人不只我一个。

“对了,茜,你猜我昨天在冰面上看到了什么?”

“看到什么了?”茜弯腰穿着鞋子,今天她公司有事,着急出门,我才刚刷完牙,她就已经在系鞋带了。

“我看到了一只还很新的灰色NIKE鞋被冻在冰里,只露个鞋底,好浪费。”

“浪费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捡来穿!”茜出门之前,笑着对我说。

“是啊,浪费又怎么样?自己怎么对这只鞋如此在意?”我开始拿起毛巾擦脸。

咚咚咚!门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开门一看,是茜,她回来了。

“你刚才说你看到了什么?”她睁大眼睛问我。茜的口气很急很奇怪,好像刚刚丢了钱包一样。

“我说,昨天在湖上看到了一只还很新的灰色NIKE鞋被冻在冰里,只露个鞋底在外,还被绊了一下。”

“你肯定那是灰色的NIKE鞋吗?”

“拜托,我不是瞎子,鞋底上印着NIKE的标呢,而且这只鞋在冰里有些倾斜,露出的鞋帮就是灰色的。

“自己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茜一把拉我到门外,指着楼道里一张残破的纸对我这样说。

我看到了,那是一张无人留意的寻人启事,不知道已经贴了多久,很多地方都破损了。

“施清东,市人,身高!”.72米、偏胖于月!”5日晚7:30离家未归, 身穿黑色,深蓝色牛仔裤,灰色NIKE运动鞋

两天后,小湖的冰面还没来得及自己融化,就被凿开了。

那只灰色NIKE鞋原来并不孤单。

它还穿在一个人的左脚上。

但那个人已经是一具大头朝下的尸体了。

有传说,他被扔到湖里的时候,脖子上拴着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