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粽子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19 12:18

★ 血粽子

不记得是哪一年的端午了,似乎学校放假,我回家,外婆很重视这些节日,她老人家认为中国传统的节日是上天赐福大地的仁慈。家里来了很多人,特别热闹。

就在我们吃粽子的时候,却闯进来一个男人,胖胖的,很狼狈的样子,他急急地望着众人说,谁,谁是陶奶奶?我外婆淡淡道:有什么事吗?

那男人欲言又止,外婆扫了眼众人说,和我来里屋吧。我对这类事情最好奇了,傻乎乎地跟着外婆身后,别的人却很敬畏或者说很惧怕。可能大家都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

外婆没有阻止我的跟随,那男人进去后,说:老人家你救救我妈吧。我外婆说,你慢慢说。男人看了看我说:去年,也是过端午的时候,我妈一般是自己包粽子,全家吃的,不喜欢去外面买。结果去年的时候,我妈生病,其实也就是个感冒头疼,于是,就,就用了别人送的一包粽子。结果……男人似乎回忆起当时的场面,抖了一下,我老婆拿去煮了,当时也没什么特别,可是大家一起吃得时候,我爸爸也在,把包粽子的绳弄开的时候,就不停的滴鲜红色的东西,很腥气,我马上意识到这是血。到底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大家都呆住了。

就在这个愣时,卧室里发出一声惨叫,我才想起我妈头疼下不了床 ,粽子是给她老人家端过去的,我忙跑去看,结果,我妈似乎被粽子卡得要背过气一样,我们手慌脚乱地给她抚背,我爸爸也忙着打电话叫救护车。我随便看了眼碗里,很奇怪的,我妈妈碗里的粽子根本没什么异常,是白白得糯米,难怪她会吃下去。

当时忙着救我妈,也没来得及想这样的怪事。送去医院后,我妈是抢救过来的,医生也说没什么大碍,但是怪的是,我妈一直醒不过来。

老人家,你救救我妈妈啊~男人说着就哭起来了。这世道,真的很难见到这样的孝子。

我外婆想了想说道,你回去看看你妈妈喉咙里,有没有什么异状,再来告诉我。

男人应着,就要塞钱给我外婆,我外婆邹了邹眉,没说什么,收下了。

其实我外婆给人家做事,一般只要香火钱,而且还是人家问了才收的,主动给的一般也不会多拿,不是不想多拿,人都是有私心的,只是多拿了貌似会有不良 后果。

过了几天,男人就回来了,他拿出几张照片递给我外婆,我外婆带着老花镜一看,哎呀,不得了,那老太太咽喉那里,竟然长出拇指大小的肉瘤来,开始确实感觉像肉瘤,再细细一看,似乎还有点毛的感觉,却是一个人的脑袋,只是太小,分不清五官而已。

我外婆看后心里清楚了大半,对男人道:我跟你走一趟吧。男人千恩万谢,走了出去。外婆拿出男人给她的一部分钱说,你去买根麻绳,在村头,用来绑着牛头的。男人莫名其妙地接过钱去了,村里人杀了牛后,头一般不会要,用草绳栓了挂起来。

男人去的时候,可能还想讲价,结果那家人一听要栓牛头的麻绳,就不愿意卖,好说歹说出了大价格也买了下来。因为听老人说,常年做屠夫的人,除了刀子,最重要的就是麻绳,那麻绳还不是一般的麻绳,是用千种草编织而成,栓过万头牲口的头,不过这只是一种说法,我想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杀那么多。但是如果不小心把麻绳弄掉了,就会被黑白无常抓走,就类似某种契约断了一样。

看来那家人也是个贪财的主,弄到麻绳以后,外婆就跟着男人去了。找到老太太后,老太太已经被男人运回家里了,因为生命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危险,医院就让搬回家了。

外婆绕着看了一遍,叫男人用麻绳把老太太绑起来,靠在墙上,男人虽然不解,还是照做了。就在一切弄好的时候,老太太突然惊叫起来,但是那叫声却像小孩在哭喊一样,男人早被吓得跑去客厅躲起来了。

老太太开始剧烈的挣扎,可是面目表情依然是在昏睡着,就像被附体了一样。外婆用一些辟邪的药草做成的东西,强迫老太太张开口,灌了进去,这样灌洗了五六次,老太太基本没力气了,男人在一边看着又害怕又不知所措,只知道一个劲哭。外婆打开老太太的嘴巴,念了一些什么,听不大清楚,用一根银针在事先准备的火上消了毒,就用针把那个小小的肉瘤给挑了。

那小东西被挑了出来后一下就掉在了地上,我细细一看,哪里还有毛发的样子,似乎就是普通的肉瘤而已。

老太太慢慢地醒了过来,一看自己被绑住,很疑惑地看着外婆和男人。外婆望着站在客厅里围观的男人的父亲和妻子,说:你不喜欢女孩,也万万不该作孽,将那未出世的孩子弄死。

男人的老婆一听,脸一下就刷白起来。男人却有点莫名其妙的样子,问老太太说:妈,这是什么意思?老太太满头大汗,一脸懊悔的说:你不记得你媳妇前段时间流产了吗?男人说,记得啊,不是说摔跤了吗?老太太哭了起来,其实,其实是我偷偷弄的打胎药。

那男人的媳妇一听,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女人说:什么?我一直以为你冷淡我,是因为我把你家的孙子弄没了,搞半天,原来是你下的杀手。男人也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说:妈,那是你的血肉啊,你怎么。

老太太捂着脸说:我错了我错了,其实那天我昏倒之前,吃粽子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小女孩跑进来,冲着我一笑道,奶奶,我们一起过端午。我就知道,我作的孽来了。

男人难过地走了出去,抱住正在哭泣的妻子。男人的父亲则生气的指责妻子说,你那种封建的思想,要害死多少人。

外婆冲我招招手,示意我回家。我老觉得哪里不对一样,一转身,陽台上似乎站着个小姑娘,提着一串粽子,冲我甜甜一笑,转身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