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19 12:18

★ 秤

下班熙熙攘攘的人群把菜市场推入了今日的最后一个高潮,菜贩都努力的吆喝着,没人愿意买不新鲜的菜,如果拖到第二天就只能烂在自己手里了,所以就算是亏本也宁愿在当天把手中的货甩出去。而与商贩们努力叫卖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猪肉摊上懒散的李四,他瘦弱的身板与平日里人们脑海里猪肉摊上彪悍的老板形象是格格不入,与电影 黄飞鸿中猪肉荣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宽松的白汗衫中透出的铮铮肋骨甚至都让人怀疑他是多少天没吃东西了。但了解他的人一点都不感到惊讶,如果每个人都能贴上一个标签的话,那么人人都会在李四的额头上贴上吝啬二字。

自从十年前,李四从他父亲手中接手过这个肉铺,店铺中一切都没什么变化,李四一直穿戴在身上的那件白汗衫和那件黑色的橡胶围裙也是当年从当年他父亲留给他为数不多的遗产之一。这么多年一直陪伴在他的左右,破了又补,补又破,他却从未萌生过丢弃他们的想法。他每天睡到早上十点起床 ,这样就能省下一顿早饭的钱,晚上在菜场关门之后,他就会匆匆的收摊回家睡觉,因为这样就可以省下晚上的电费,在他眼中一度电竟然要到六毛钱,简直就是骇人听闻的事情,所以每当有人来查表得时候你就看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李四家的电表一年的电费都不一定有一户人家一个月所用的多,也正因为如此,他家的电费是一年一交 的。也许在很多人眼中这只不过是节俭,的确,上面所说的还不足以表现出他的吝啬。因为吝啬的本质是什么?是贪婪。

他有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者说自认为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会在秤上面做手脚,每次有人来买猪肉的时候,他就会一改平日里的懒散,眼神之中带着狡黠的盯着他的顾客。他会用着熟练到不能再熟练的手法偷偷的私扣下斤量,他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可是总有精明的人会发现当中的猫腻,找上门来。这时李四就会带他们到菜场的公平秤处现场称量,以示公平。可也有些人不买他的账,从自己家中带了秤当着面称量,这时候李四就没办法,只能双手一摊,任凭顾客的责骂,一来二去,大家都知道李四喜欢私扣斤两,来他肉铺买肉的人也越来越少,只有一些看着他可怜的老阿姨和不知情的商客,还时常来他这里买肉。李四也依旧会在深夜一个人翻进菜市场中,调整好公平秤的数值,玩弄着他日覆一日的把戏。

菜场里许多商贩心里都有这样一个疑问,“李四这么抠门的家伙到底攒了多少钱”没有人能确切的知道李四攒了多少钱,期间也流传出许多风言风语,有人传闻说,李四把攒下来的钱都换成了金条,有人从他家的窗户口亲眼看到李四在家里数金条。可自从李四他爸死了那天起,李四就把他家的窗户封死了,再也没有人进过他家,不可能有人能从窗户看到他家里面,大家都知道这点。所以也只是说说就过去了,还有传言,说李四得了绝症,每天要花钱买很多多很多药吃。看着李四瘦小的身驱每日依旧穿着那件不合身的白色汗衫在菜场晃来晃去,许多人竟相信这个传言觉得他没几天活头了,李四的日子也竟因此过的越来越好起来,他发现他可以放心大胆的克扣尽量而再也没有说什么。

可事实往往与常人的想象背道而驰,绝症与李四没有什么大的关联,如果要说真要和李四扯上什么关系的话,李四的父亲倒是因病去世的。当时谁也没想到那个从小教导李四“要节俭,有钱就能过上好日子的”的父亲是因为一场感冒就去世的。而只有李四知道其中的原因,当然知道其中隐秘还有躺在李四床 边的那具干尸,只不过此时他早已不能开口。。。

如果问李四“什么时候他最开心的话”,那大概是躺在床 上的时候。李四的床 有些特别,有点类似中空的抽屉,那狭长的样子更像是一个棺材,一个铺满了纸币的,每日入夜的时候,李四就会揭开床 上面的木板,躺倒满满的纸币之上,这是他最安心最快乐的时候,这时他总会想起他父亲说的那句话“有钱了就能过上好日子了”,他不知道现在算不算好日子,也许吧,现在有这多钱陪着他。闻着上面的味道,他都能分辨出这张是卖猪肉攒的,这张是从他死鬼老爹的医药费里扣出来的,闻到这里他本能把这钱撇到了角落里,重新数了一遍钱,发现一分没少,才拥着其他的钱安心的睡去了。

深夜,李四床 前。牛头“马面兄,这李四不是还有30年寿命嘛,为什么我们这么早就来勾他的魂魄”

马面“此等小人,多行不义,私扣斤两,屡教不改,还逼死自己父亲,让自己父亲扑尸床 前,不能入土为安。阎王扣他30命数,日后还有刀山火海在等着他”。马面朱笔一划,从此生死簿上再无李四名字。

等人们发现李四的时候,李四已经腐臭在了自己家中,据看到的人说。死后,李四抱着那堆冥币的时候嘴角还带着诡异的微笑。。

人的心中都应该有杆秤,来衡量道义与金钱,如果秤的天平偏向了金钱那一边,也许世界的另一边李四正笑着朝你招手,等着你去替换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