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产鬼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19 12:18

★ 生产鬼

难产的妇女,死后就变做生产鬼。一定要害死自己家的一个亲戚方能投胎转世。而且也要是让她在分娩时死。这种鬼和其它鬼不一样。它和平常人一模一样。这种鬼可以白天在太陽下行走,可以搭船,坐车,问路,吃饭。手提一个竹蓝,上面盖一块红布。里面放着一个毛线团 。

故事开始了。我妈妈说给我听的。

我妈妈要生孩子了。第一胎,是我哥哥。我们这村里生孩子从来都是由一个老婆婆接生,世代相承。她死了才会有人继承她的位子。

我妈妈在床 了疼得一天一夜 都没生出来,急坏了接生婆,我隔壁村的舅爷爷还这个时候来我家串门,我爸爸也没什么心情,倒了一杯小酒给他,就坐在他边上陪他随变东扯西扯。

一杯小酒下肚,我舅爷爷开口了,他说,我其实到你家来只是不放心。看看能不能帮到你们什么,没想到果然让我猜中了。我爸爸心里惊慌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舅爷爷(我奶奶的亲戚)说:两天前,有一年轻女子来我们村打听你们家住在哪里,说是你的一个远方亲戚,我们也没细想就告诉她了。今天早上听村里人说你们家难产了,生了一天一夜 了。我才想起这事,就过来你家看看。看看那女的来了没有。结果发现你们家根本没客人,所以我怀疑她是生产鬼。

我爸爸当时就吓傻了,冲进房间和我妈妈说这个事。我妈一下就想起了,我舅妈是生产时死的。怕得不行。然后和我爸说。叫他快点去请银师公来做法。银师公住我们村里不远。一会就来了。

银师公问我妈,说是要收了她还是不用收了她。我妈只是说,让我平安生孩子就可以了。不用收了她。

银师公就叫我爸去,把房间周围都贴上符。留了一个口子没贴。然后叫我爸带几个人,每人手上拿一把凶器。到房子外面的竹林到处转。见到隐蔽的地方就用标槍去戳,屋前屋后都要去找。结果都没找到。就回到房间了。我妈妈这时候已经开始迷糊了。她已经看到了,这个生产鬼居然坐在我家大衣柜的顶上,使劲揉着那个蓝子里面的那团 毛线一样的东西。我爸爸拿起标槍就往上面插过去。那个生产鬼一下就变成了一个实体的人从柜顶上下来了。往没贴符的那个门外面就跑。一会就不见踪影了。蓝子也带子了。只留下了那团 红色的像毛线团 一样的东西。那师公叫我爸用火把它烧了。然后,把房间符都贴满了。告诉我妈说,没事了。她走了。你安心生产吧。不一会功夫。我妈就把我哥哥生下来了。只要生下孩子了。生产鬼自然也就走了。

故事并没有结束。因为家里出了这样一个生产鬼,那时候谁家不是生几个孩子啊。我妈怕得不得了。后悔那里没叫银师公做法收了它。在要生我之前。又把银师公请来了。我妈说,她如果还来害我。就别给它留活路了吧。

我家住湘江 边上,生产鬼要想过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搭船过来。银师公叫我妈去找邻居要要了很多那种不要的伞,那时候渡船的也是我们村里人。都互相认识。我妈和她说了一下情况。说,只要过河的有女的在,。还拿着一个蓝子的。就麻烦你把这些伞布混在材火里烧。

在我生产的前一天。家里都贴满了符。渡河的那里也有了动静了。在中午太陽最大的时候。那个生产鬼混在人群中过河来了。在湘江 河中央。我们村里的那个老伯开始点燃伞布和材火了。说要烧点水给大家喝。那个女的闻不了那种伞布发出的气味。瞬间脸色变得惨白,一边让一边退。到了船尽头再也没地方退了。突然间砰的一声,这个女的化做了一摊血水。死了。吓得一船人尖叫起来。都把这件事情铭记在心了。生产鬼的故事也就这样传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