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狗坐轿

来源:网络 发表时间:2018-06-21 11:26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几天,隆昌药行的吴掌柜逢人便笑。为啥?八月十五,吴掌柜要娶亲了。

吴掌柜今年都五十有三了。去年冬天,老婆患痨病死了。没妻的男人是根草,吴掌柜整天耷拉着头。这天,来了个说媒的,给他介绍城南王机匠家的七姑娘。媒人还拿出了姑娘的照片,是个标准的美人。吴掌柜一看就相中了,两个人的八字又非常合,于是,就择在了八月十五这天过门。老夫娶少妻,吴掌柜能不高兴?

吴掌柜掰着指头过日子,转眼到了八月十五。不过,女方家提出,吴掌柜丧偶刚过半年多,要夜嫁。

原来当地有个风俗,丧妻之人三年内续娶不能亲自去迎娶新娘,而由女方在卯时(天刚亮)下轿。为了表示对女方家的尊重,吴掌柜顺从了女方的要求。卯时,花轿落地,鞭炮声中,人们纷纷围住花轿。吴掌柜乐颠颠一掀轿帘,却惊得目瞪口呆!轿子里哪里有娇滴滴的新娘子呀?分明是一条大黑狗!吴掌柜的老娘当场就被吓死了!轿夫们也奇怪,明明看着新娘进了轿子,怎么变成了一条大黑狗?

吴掌柜气得直哆嗦,找媒婆,哪有她的影子?一打听,压根儿就没有王机匠这个人!吴掌柜知道被人耍了,是谁出了这么损的陰招?只有跟他结过仇的人。吴掌柜思来想去,只有张老板了。原来,同行的张老板很会做生意,这让吴掌柜红了眼。张老板有个玉扳指,吴掌柜就买通了土匪,妄说玉扳指是无价之宝,土匪们便在兔儿岭拦截张老板的货物并将张老板绑了肉票。玉扳指和货物被土匪们抢走,张老板又损失了数万现洋才保住了性命。吴掌柜想,一定是张老板知道内情报复他!

吴掌柜娶亲过后,生意一落千丈,客户都像避瘟神似的避着他。原先高价囤积了不少货物,也都在仓库里面放烂发霉。吴掌柜没办法,想把药行尽快卖出去。

这天,吴掌柜正在发愁,盛京药材行的大管家李广田来请他代收1000担药材。如果这笔生意谈成了,他吴老板定会赚个盆满钵满,吴掌柜当即答应了李广田,李广田走后,吴掌柜又犯了愁,家底加上李广田扔下的20根黄金的订金,也不够收500担的。

吴掌柜想起了借贷,可整个广宁,他能说得上话而且有这个实力的非对街张记药材行的张老板莫属了。眼见合同期一天天逼近,吴掌柜只好硬着头皮来找张老板。吴掌柜和张老板年岁相同,少年时常在一起玩耍。有一回,吴掌柜偷了张老板家的一只银鼠,张老板疑心是儿子所偷,为了让儿子长个记性,在儿子的胳膊上烙了一朵梅花。后来,张老板告诉吴掌柜,他看到了那只银鼠是他拿的,他怕事情露了吴掌柜回家挨板子,就咬牙代他受了过。

没想到少年的玩伴竟成了生意场上的死对头。想起自己做下的事,吴掌柜心里没底。不过,吴掌柜又一想,黑狗坐轿这出好戏,只有张老板有实力在幕后操纵。虽说自己有求于人家,可只有翻了身,才有能力报复张老板羞辱之仇呀!吴掌柜想,张老板肯定落井下石看他的热闹,没想到,张老板竟然痛快地答应了他。

“不过,兄弟,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张老板说,“只要你答应了这个条件,利息就免了。”

利息,一年下来就上千块现大洋。张老板放着这些利息不要却要他答应他的条件,张老板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权衡利弊后,吴掌柜还是咬咬牙答应了。

张老板在奶妈面前耳语一番,奶妈应声而去。少顷,奶妈领进来一个十七八岁长相帅气的少年。吴掌柜一看,这不是张老板的小儿子学武吗?把学武叫过来做什么?

张老板说:“兄弟,如果你同意,就让学武过继给你当儿子。另外,学武和奶妈感情深,我想让奶妈也一同过去。”

吴掌柜一下子就明白了,张老板之所以让学武当他的义子,是惦记上了他的家财呀!咬人的狗不露齿,这个张老板可真够陰的。不过,现在的情形容不得他多想什么,心里叫苦嘴上却挂笑,满口应承下来。

有了张老板的帮助,这笔生意做得非常成功,药行的生意又像以前一样地红火起来了。现在,学武在他心里成了最大一块心病。他虽然膝下无子,可也不能让仇人之子继承自己的万贯家财呀!

吴掌柜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对,想个妙招除掉学武,不就了却心头大患了吗?

就在他绞尽脑汁如何除掉学武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震惊的消息,张老板不知何故被人弄得面目全非杀死在门前了!

莫非是张老板被绑票?因为赎金不到被撕票了?可长子学文却说,他从未接到过土匪要赎票的“海叶子”(土匪绑票时要求赎人的信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久前吴掌柜新娶的妻子生了一个胖小子,吴掌柜爱若掌上明珠,这天,吴掌柜正逗小儿子玩呢,城中媒婆马老太笑吟吟地走了进来。吴掌柜新娶的媳妇就是马老太给牵的线儿,因此,吴掌柜对马老太十分热情。

马老太抽了一锅子烟,说明来意:“吴掌柜,我见你们家大少爷人品不错,长得又好,我想给他介绍门亲事。”吴掌柜心说,我正想除掉这小子呢,怎么能为他娶媳妇呢?于是他就说:“马大姐,您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孩子现在不宜婚配!”

“此话怎讲?”马老太用烟锅磕了磕绣花鞋底,眼睛瞪得像铜铃。

吴掌柜笑道:“我已给这孩子看过相,这孩子是真童转世,不宜婚配。我找人破解过后,须过三十方可婚娶。”

关东民俗,凡童子转世的男女,不能婚配。马老太只好失落地走了。

马老太前脚刚走,又来了一个姑娘。吴掌柜问:“你是哪家的姑娘呀?有什么事儿要找我吗?”

姑娘说她叫香儿,是王秀才的女儿。吴掌柜知道,王秀才两年前借了他200两银子,到现在还没还呢!王秀才还不上,他又给了他一年期限,这不,这两天期限又到了,他的女儿居然找上门来了。香儿说她爹去世了,求吴掌柜再宽限一段时间。

吴掌柜说什么也不开面儿,上上下下打量着姑娘,最后发话了:“姑娘,凭着你这身段儿和脸蛋儿,如果我把你介绍给丽春院,老鸨子一定会给你200两银子,到时候,你把这笔银子还给我不就行了吗?卖身给父还债,天经地义。”姑娘一听就火了,指着吴掌柜说:“吴掌柜,我爹欠你钱不假,我都说了由我来还,可你为什么把话说得那么难听?”两人顿时吵了起来,吵闹声越来越大,吸引了不少看热闹的人。“阿弥陀佛。”忽然,人群外传来一声佛号。大伙回头一看,来了个和尚。伙计想把他赶走,和尚笑道:“我有事找吴掌柜。”和尚说着推开伙计来到吴掌柜面前。

吴掌柜一看和尚穿着破旧僧衣,立即白眼看天:“和尚,找我何事?”和尚双掌合十道:“我不但要你免了这姑娘的债,还要你们家大少爷娶了她!”和尚话一出口,吴掌柜、姑娘以及所有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

“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让我听你的?”吴掌柜惊问。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手里的东西。”和尚从袍袖里掏出一只檀木匣子递给吴掌柜,说他是受人之托,特来送这个檀木匣子给他的。不过,要想得到檀木匣子,就得答应他提出的条件。

匣子里装的是什么呢?吴掌柜心想,先答应再说,没准这和尚是有来头的。于是,吴掌柜点了点头。

见吴掌柜答应了,和尚将檀木匣子递给了他。吴掌柜打开匣子,发现里边竟放着一只玉扳指,这只玉扳指十分眼熟,再仔细看,扳指下边的纸上写着一首诗:一只玉扳指,怎抵三窝头?生死兔儿岭,难忘少年情。当年,张老板的父亲和吴掌柜的父亲一起闯关东,那年正赶上饥荒,张老板的父亲饿昏在了路上,是吴老掌柜救了张老板父亲的命,用他仅有的三块窝头同张老板的父亲一起,历经千难万苦才在关东扎下根来的。

吴掌柜先是惊讶,随后泪水就滚了下来。这礼物是张老板送来的,这诗分明也是张老板的手笔,可张老板已经去世了呀!这只被土匪抢走的玉扳指怎么又到了张老板手里?只有一种解释:当年,他买通土匪的事张老板知道了。人家张老板大仁大义,没将事情说破,相反,还不计前嫌,一门心思帮助他。

吴掌柜问和尚是张老板什么人。和尚说,他是张老板的朋友。当年,张老板被绑后,玉扳指到了土匪头子手里。后来兔儿岭遭官兵清剿,土匪头子无意闯进了张家,没想到张老板不计前嫌救了他。土匪头子感激张老板大德,将当年吴掌柜买通他的事说了出来。

和尚讲到这儿说:“还记得你娶回一条大黑狗吓死老娘的往事和我刚刚跟你提的那个土匪头子吗?”吴掌柜不解,土匪头子和这件事有关联?和尚继续说:“你的恶行惹恼了土匪头子,他决定瞒着张老板出这口恶气。他得知你丧偶,就想出了一个主意。他花钱雇了一个媒婆和一个妓女,利用在夜间娶亲轿夫休息的空当儿,在半路上用一只狗与扮成新娘的妓女调了包。土匪头子就是让你身败名裂,为张老板讨个公道。”

当年狗新娘的闹剧竟是土匪头子一手导演的!可吴掌柜仍有疑问,张老板为什么要将学武过继给他?难道仅仅是看到他当时没有子嗣吗?

和尚见吴掌柜满面疑惑,就说:“难道,这些还不够你答应我这两个条件吗?”

是呀,人家说得对,如果此时他姓吴的还不许诺,那他成什么人了?想到这儿,吴掌柜当场答应了这两个条件,而且,请和尚当主婚人。

和尚笑着应允,带着香儿飘然而去。望着和尚渐渐远去的背影,吴掌柜心想,这和尚究竟是何来路呢?

转眼,到了迎娶香儿的日子。直到花轿落地,却不见和尚的影子。这时来了个小沙弥,对吴掌柜说师父远游,临行前让他在今日将这封书信交给他。

吴掌柜打开书信,熟悉的字体扑面而来。信的内容是——

“吴老弟:

见到这封信时,我已经踏上了云游之路。你还在迷惑我因何没来主持学武和香儿的婚礼吧?实话告诉你,学武是你的亲生儿子!而我,就是你张大哥呀!”

学武怎么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和尚怎么成了死去多年的张老板了呢?吴掌柜继续往下看——

“你一定以为我死了,其实,我并没有死。你嫂子在世时,我找人看过,我前世罪孽太深,今生必许佛门,就出家为僧了。我没想到,一个和我身体酷似的人被土匪划破脸死在家门前。我本想了断家人的念想,这不是最好的机会吗?就看着学文将那个人当我发送了。你一定不敢相信,我就是当年的张大哥。巧合的是,一次寺院起火,我被火毁了真容,幸得师父妙手才让我重现人前。至于学武,他是你的儿子,当年,你将他遗弃荒野,我又将他悄悄抱回抚养……”

原来当初学武生下后奄奄一息,可偏就在当天,家里的两只肥猪离奇般地死去。神汉说,这孩子是个灾星,不将他舍弃,吴家的灾难将会接踵而至,吴掌柜信了神汉的话,悄悄将孩子扔在了荒野之中。没想到,当年的孩子竟被张老板收养并将其养大成人送到了他的身边。

吴掌柜的眼睛湿了,继续往下看——

“理佛的同时,我仍没忘学武。我担心你会对他有不利的想法,我让奶妈相陪就是此意。如我所料,当我托马老太说媒试探时,你果然拒绝。某日,我去香儿家讨水,见香儿坐在那儿愁眉不展,就问她有什么心事,香儿就将父亲在世时欠你高利贷的事说了,于是,我就让香儿来找你。你果然如人们所说的那样为富不仁,我就将早就准备好的檀木匣子掏了出来。没想到,你良心未泯,我就要你让学武娶了香儿。”

看到这里,吴掌柜的泪水落在了信纸上。

“兄弟,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吗?因为吴老娘是我的干娘,我娘生下我没奶,我和你一块吃吴老娘的奶汁长大。我们不是亲生,却情同亲生呀!我没想到,因为我,黑狗吓死了吴老娘。我怎能忘记你们吴家对我们张家的恩德呢?于是,我就想方设法帮你的生意起死回生并让你续了弦……”

看罢书信,吴掌柜的泪水涌了出来,蒙眬的泪光中,他分明看到张老板微笑着走了过来……